染发

我又一个月没有更新Blog了,自我打脸来得飞快。现在心态上没什么问题了,这期间倒也有若干想说的,只是觉得都没有到写一篇博文出来的必要,反正写出来也都是老生常谈,乏味得很。我回忆了一下为什么之前上中学时有那么多博文好写,但仔细一想,当年写的也不过是上学时鸡毛蒜皮的一些小事,现在不想写这些流水账了,未必是有所退步。话说回来,我的一切所看所感所悟,难道会与别人有何本质的不同吗?如此一来又有什么是特别的,是值得记录的?这是现在在困扰我的问题。

另外一个直接的原因则是玩Warframe玩得不能自拔,博文也没时间写了。我心里也有写一篇分析Warframe为什么那么好玩的博文的念头,然而按照我但凡写个什么东西总是忍不住要写成小论文的毛病,是几乎一定会先去看完游戏心理学的课再动手写的,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就先罢了。

闲话就说到这里。5月1日的时候去染了发,因为是人生第一次染发,各种首次的尝试都是有意义的,而染发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尤为是一种意义大于事件本身的事情,往大了说可以说是一种“突破”。我在一些观念上极为守旧,染发即为其中一例。虽说并非没有会伤头发之类的考虑,但无可否认的是在心理上不敢去做,在潜意识里认为染发是“出挑的”,因为自己首先便这样认为了,于是潜意识里也会担心别人无法接受。但有趣的是,我母亲作为上一辈的人,理应在观念上比我更保守,但在多年前就非常支持我去染发,反倒是我自己不敢,实在是守旧得莫名其妙。

最后终于决定去染发的原因,一方面终究还是羡慕,另一方面前两个月心情不佳,便想去染个发转换一下心情。当年轻度抑郁的那段时间,一个师兄给我的建议就是多去尝试一些新鲜事物,每天都做一点和以往的生活不一样的事情——下定决心的时候,也回想起了当时他说的这句话。

从那以后心中有所思,走在路上便不知不觉地盯着路人的头发看,虽说这种行为怎么看都像一个变态,但注意看时才发现很多人都染了发,只不过染的颜色普遍比较低调,不有意识地去看是看不出来的。去染发的前几天,我还去问年长的同事有没有什么不能染发之类的规定,同事当即便说没有,鼓励我大胆地去染,还推荐美发店给我,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头发也是染过的。于是愈发觉得自己十分好笑,我又不是什么七老八十的人——而且我八十多岁的奶奶还在拿ipad玩斗地主呢。一方面想笑,另一方面意识却还是抗拒,就连自己都不明白在抗拒什么。这大概是不敢尝试的性格使然,我是知道的,也厌恶这样的性格弱点,但这并不是明白了道理就能改变的事情。

所以染发当天我其实是有点硬着头皮过去的,即便心里也清楚并不会发生令我不适的事。由于是第一次去那家店做头发,店长为我安排了一位发型师,发型师人很有耐心,说完自己的建议后就等我慢慢想。本来希望的是染酒红色的头发,但染发前两天(因为焦虑)不停地搜染发的照片,然后发现能搜到的照片大多不是短发就是卷发,像我这样的长直发很少很少。短发和卷发染成一种颜色挺好,但长直发全染成红色就未必好看了,于是心里又盘算着要不要挑染。先向发型师问了一下染红发,发型师果然说会显得有点low,但发型师推荐的棕色系头发我又觉得有些普通,最后商量了一下,选择了冷金做底色挑染蓝色的方案。

加上挑染以后这个工程立马就变大了,因为挑染的头发还要单独褪色和染色。发型师给我里里外外围了三层防护的衣服,又叫技师过来量我头发的长度然后撕锡纸。这个过程中连着感慨了好几遍“头发太长了”,想来即便是发型师也很少见到我这种长度的头发来染。锡纸用来包裹住需要挑染的头发,先涂抹褪色剂,将头发原本的颜色褪去一部分,褪完色后色发丝是一种很浅的黄色(其实也蛮好看的)。然后再用锡纸包住挑染的头发,挑染的头发和其它头发分别涂上不同的染色剂,静静等待上色完毕就大功告成了——说来虽然简单,实际上整个过程却持续了四个小时,一个发型师加一个技师两个人来忙活我这个头发,确实是个大工程。

我之前没有做过头发,只听人说会花很长时间,去之前还带了一本《连城诀》打算看。去了以后才发现我太天真了,店里持续不断地放着喧嚣且十分有节奏感的欧美流行音乐,喧嚣到听人说话都费劲,看武侠小说的心情更是一点都没有,只好一直在椅子上坐着发呆。不过也不是全然在发呆,大概我去的美发店多少有点档次,做头发的时候还会提供水果沙拉和糖果点心给我,发型师更是热情地给我买了一份汉堡套餐做午饭。其实我早饭吃得晚,那个时候根本就不饿,何况技师还在辛辛苦苦给我抹头发,我自己坐在这里吃未免也太不尊重人家劳动,于是就将汉堡套餐放在一边没动。然这发型师服务不可谓不周到,隔一会儿便过来看看头发弄得怎么样,每看一次就亲切地提醒我吃饭,如是三次后我实在哭笑不得,只好把汉堡套餐吃掉了,撑得染完头发后不得不在自家小区里转了两圈。

染发的过程中技师也会时不时地跟我聊聊天,大概是怕我坐着太无聊。其实我本来就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坐上一天不说话也没有问题。技师是个女孩子,脸圆圆的看上去仿佛比我还小,实际的操作主要都是她在做。我听到她一边给我抹头发一边说我的头发发质很不错,一般这么长的头发都得特地拉直的,而且发量也不多,不会显得很蓬。

哎,这你就有所不知,我本来发量是很多的,多出来的发量都已经用来换了强度(各种意义)。

干坐四个小时,最后的成果还是很喜人的,挑染让头发富有层次,据说在阳光下看格外有动感(虽然我自己看不见)。染完发后发型师还修了一下头发,将之前剪碎的发梢剪齐了,顿时感觉整个人仿佛换了一副气质。虽说费用打完折后都1000多了,实在不便宜,不过考虑到他们两个人弄我的头发忙活了四个小时,从上午到下午一口东西都没有吃,也是够辛苦的。中间闲聊的时候我问技师他们什么时候吃饭,她说有空的时候吃一口没空就吃不了了,最忙的时候从上午一直到晚上9点也没时间吃饭。确实各行各业都不容易。

那么从5月1日染完发到现在,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每掉一根头发都会心痛不已——毕竟这都是我辛辛苦苦染的——而且还会仔细看一眼掉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如果看到是蓝色就会更加心痛不已。体感染发以后头发掉得确实多了一些,挑染的头发发质也变得更加干枯易折,染发对于头发的损伤还是不可忽视的,如果还有继续染发的念头,频率大概只能控制在一年1-2次。

另外就是过了这几天,最初的兴奋感也沉静了下来,反而开始有点不甚满足的遗憾。这次考虑到工作性质,加之我自己也比较胆小,染的颜色非常低调,下一次还想试试更大胆一点的染色——所以你看,染发之前内心抗拒,染发之后又开始欲求不满,人——或者至少是我——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矛盾集合体。而且即便我都这样说了,下次在尝试其它事情的时候,可能心里还是会先本能抗拒一下。

不过那也是好的,至少说明我在尝试着去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否则便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也不再会有新鲜感了。所以还是多做一些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