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前几日见人推荐了《创造时间:专注于每天最重要的事》(ISBN: 9787308188432)这本书,看repo反响不错,于是这两天花两个晚上的时间读了一遍,颇有些收获。这本书的两个作者都是曾经为各种琐碎事务填满时间所苦的人,经过自己的多年实践总结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且易实现的策略,帮助我们把浪费掉的时间找回来做真正重要的事。他们都曾是Google的产品设计师,明白当今电子产品使人沉浸的秘诀,因此在摆脱这些电子产品的建议方面也做得干脆彻底,我认为书中其他建议尚可算作平常,但“打败分心”这一部分可谓是极出彩的,很有普适性,易实行,且效果好。或许书中所提到的“繁忙浪潮”和“无底洞”就是当今社畜普遍感觉非常疲惫,年纪轻轻却一心只想退休的原因之一。

我使用了思维导图做这本书的笔记,以便时时回顾要点。我其实不太喜欢思维导图这种形式,因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过像这样条目繁多的书,用思维导图的形式倒是正好。同时用Dynalist制作了一份文字版的大纲,这也是我经常使用的一个很好用的大纲类工具,非常推荐。

阅读全文 »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忙忙碌碌地又到了一年的除夕,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是为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的时候了。

那么对于2020年,我的回顾和总结如下:

阅读全文 »

2020年值得高兴的事不多,对我来说其中之一便是(通过B站)认识了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老师。罗翔的爆火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但这年头爆火往往没有好下场,结果也不必说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简中的舆论场。但罗翔本人已是不惑之年,我的年龄也不小了,想来都不太需要在意舆论这种东西。

这一年来我晚上闲着没事就打开罗翔的视频看两眼,或者打开《圆圈正义》翻几页,断断续续地学到了一些东西,但比起法律知识,收获更多的是人生观、价值观方面的启示。罗翔所输出的观点无时无刻不饱含着人文关怀与悲悯,并且逻辑自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有很强的说服力,时而会对我逐渐固化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有启迪作用。但也有一些观点我实在不能认同,思考之后依旧固执己见,这也没有办法。

阅读全文 »

我打开我的Blog定睛一看,上一篇博文居然已经是去年9月的事了。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说的话就是在那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打开不了自己的Blog,必须挂VPN才能打开,这其中的原因我直到现在都很困惑。看不到自己的Blog,自然而然写博文的心思也淡了不少。之后则是沉迷魂游戏,从《只狼》玩到《黑暗之魂3》(以下简称“黑魂3”),结果别提了,《黑魂3》太好玩了,现在睁眼闭眼脑子里全是《黑魂3》无法自拔。

不过魂游戏虽然玩得爽,但是在玩游戏之前谁也没有告诉过我《只狼》原来这么费手柄,随着苇名一心终于跪在我面前,我也明显地感觉到LB键的手感不对了,非常疲软。不过既然还勉强能按,我就还是拿着这个手柄又打穿了《黑魂3》的一周目(万幸《黑魂3》的LB键用得相对比较少,不像《只狼》要疯狂弹刀)。前几天我把地图上遗漏的物品搜刮了一圈,做好充足准备意犹未尽地打开二周目后,没走两步,突然发现……哦豁,我风烛残年的LB键直接翘起来了。

阅读全文 »

9月8日是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举行的日子。既然开了表彰大会,那么便是宣告了我国抗疫工作的胜利。但事实上,整整一天我都没见什么人提起过这件事,倒是见到一些人自发地来到了李文亮医生的新浪微博下看望他——这也不是突然的事情,自从李文亮医生去世后,便一直有很多人在他生前最后一条微博下留言,现在已经有100多万条评论了。

新浪微博是一个让人爱恨交加的地方,虽说现在恨比较多一些,盖因如今新浪微博的氛围,没病也能给生生坳成疯子。但在一些安静的角落,也会留下这样一方小小的网络墓碑,天南地北的陌生人不时来到这块墓碑前坐一坐,不论亲疏,不分贵贱,不为名利,对着空气喃喃说上几句话,仿佛在那一头,已经逝去的人还在静静地聆听,然后透过空间与岁月露出微笑。

阅读全文 »

昨晚小柠檬与咲夜酱在Mastodon上闲聊的时候,偶然提出了一道很有趣的题目。该题目抽象一下可以这样表述:

将n个小球放入若干个不同的盒子中,每个盒子里的小球数不少于1且最多不超过k。求一共有多少种放置小球的组合?

阅读全文 »

我怀着极大的怨气写下这篇博文,为什么会有怨气后面再说。

首先介绍一下《胜者出局》这本书,这是一本“三维互动推理小说”,或者可以更通俗地理解为一本游戏小说。读者拿到的不止是一本书而是一个游戏盒子,里面除了书本身之外,还有大量仿真道具,例如便签纸、地图、证物袋、紫外灯……等等,让玩家通过亲自破解谜题获得一种现场感和沉浸感。这种形式的先驱者应该是《S. 忒修斯之船》,后来国内又出现了故宫推出的《琳琅图籍》和这本吴非所著的《胜者出局》。其余两本我都没有玩过,因为《S. 忒修斯之船》是一个英文作品,翻译成中文总会差点感觉,又没有耐心去啃英文原作;而《琳琅图籍》虽说质量应当不错,但我对宫廷题材并没有什么兴趣——我还是对优秀的推理作品比较着迷。于是最后购买了《胜者出局》。

阅读全文 »

5月份口腔诊所开业的时候,我看到我的牙医发朋友圈说:有两个几年前的来复诊,看到他们很开心。——牙医固然开心,但想来去复诊的人是绝对说不上开心的,去看牙便是意味着牙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我在5月的时候也去复诊去年做根尖切除的两颗牙,结果复诊没有什么问题,却为其他的牙又折腾了几趟。

阅读全文 »

如果说我从COVID-19的疫情中学到了什么,其中之一一定是,人终究需要与外界产生联系——无论自己是多么严重的死宅。仅靠互联网是不行的,人需要用身体去接触、去感受、去交流,若非如此,即便神志再清醒,久而久之也会丧失时间感,仿佛世界已经停滞,自身也如同一台咯吱作响的老旧机器一样,想像以前一样正常地运作,却愈发感到力不从心。

这场疫情也确实比想象中持续得还要久,爆发时还是料峭的冬日,如今推开窗户,窗外已是4月的芳菲了。国内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各地在谨慎地复工复产。北京必然会是国内最后一个全面放开的城市,虽说当前的街道也可称为热闹,但比起平时全面运转的城市状态终究有所不如。没有足够的条件和心思出门闲逛,因此感觉春天的花就仿佛在消无声息中开放,世界突然由贫瘠变成了缤纷娇艳的样子。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