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失语症

我不记得我对社交网络服务的恐惧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应该已经很久了。

我还依稀记得产生恐惧感之前的感受,那时我单纯地认为SNS不单单是消灭了物理上的距离,也能让人发现更多有趣的人和事,更深入地去了解别人。在“正能量”这个词还没有为人深恶痛绝的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我看到关注的一名中学同学在微博上感叹说自己体会到了SNS对负能量的抵触感,当时我并不能理解这句话,只看到她后来说话的次数渐渐少起来,直到完全沉默了。

后来我也开始渐渐感觉哪里不对劲。我本以为微博是我的一片自留地,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我说话还需要对每一个关注到我以及搜索到我微博的人负责,不能让他们感觉不高兴,尽管我压根就不认识他们。

最开始是不能散发负能量,然后变成不能说任何一个东西不好,说不好就会有粉过来喷。后来又变本加厉,很多并没有正确与否的观点也要撕,一句话说得不够深思熟虑也要撕,就算自己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也可能有杠精从天而降过来撕你。

而撕的人也根本不是以沟通交流为目的,无视说话人本来意愿,枉顾思维逻辑,跳过事情本身直接人身攻击,同时一大堆帽子娴熟无比地扣下来,最后搞得说话人也失去耐心,演变成纯粹的骂战。

如今的SNS上到处都是这样,不是在求同存异,而是在党同伐异的骂战。一些人一边呼吁着言论自由,一边忙不迭地嘲讽、讨伐和审判观点对立的人,既荒唐又可笑。所以最后就是这样了,我说话越来越小心谨慎、越来越战战兢兢,每说一句话都要想一想杠精可能会从什么地方喷我,最后只敢说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而对很多话题缄默不言。因为不想真心的讨论变成对喷而沉默,因为不符合群体主流的观点立场而沉默,因为不希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而沉默,实在想说话的时候就找个看不见的角落小声BB。

我本以为cmx是一个氛围良好的适合讨论的地方,客观地说它也确实比很多平台都要好上一些,但最后,本质上还是没有区别。说到底,人类便是这样了——倘若把人类简单粗暴地划分为“能好好说话”和“不能好好说话”两类,那么大多数人类都是后者,不值得深入交流。这个在哪里都是一样。

话说回来,这也是我妄求了。之前看到有人说cmx适合单方面输出观点,不太适合做高效讨论,我仔细想了一下,感觉确实是这个道理。是我自己对它抱有过分的期待。

我开始在想,人们使用SNS究竟是想得到什么呢?毫无疑问是想和更多人一起交流,即使是再严重的社恐,心里也会有寻求同道的愿望。但最后反而变得谨小慎微,不敢说话,这就又与初衷背道而驰了。我厌倦看到没有价值的东西,又渴望着认识更多有趣的人,但这两者不可兼得,一方必然会影响另一方。或许有一天我心灰意冷,彻底退出SNS回归专心写blog的生活也未可知。

欣慰的是这个blog应该真的可以算作是自留地了,博客是我自己搭起来的,评论插件是我自己装上的,服务器是GitHub提供的,但GitHub应该还不至于来审查我的网页文本。至少在这里,我想毫无保留和掩饰地说出内心真正的想法,不要去想,不要去在意别人是否能够接受。

融入集体是人的天性,但过于委曲求全地迎合别人只会失去自我。多年前,我便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如今多少有了些进步,希望今后还能做得更好一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