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总结2020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忙忙碌碌地又到了一年的除夕,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是为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的时候了。

那么对于2020年,我的回顾和总结如下:




























好的,以上就是我的年末总结,谢谢大家。

……好吧还是认真写一写。实际上,当我回想过去的一年时,我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脑海中就如同面前这个没有文字的文档一样空白。虚无,空无一物。

显然,这一年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管是对于这个世界还是我自己来说,发生的事可能都比过去那些年要多得多。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极大地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或许还要在这种状态下生活数年的时间。就在早几天的时候,我接种了新冠疫苗的第一针。2020年2月27日,肖战粉丝自导自演致使AO3被墙,从此开始了肖战方和肖战抵制者不死不休的拉锯战。北京悄没声地实施了垃圾分类,此后对着各种奇怪的垃圾思考“你是什么垃圾”这样的哲学问题就变成了生活的常态之一(不过我们家适应得还不错)。由于新冠疫情及其他各方面的影响,工作比之前忙碌了许多,每天气都不喘地埋头工作,干着干着一年就过去了,干着干着就又放假了。这一年家里人的身体都不太好,折腾来折腾去一直折腾到年底,导致过年也没有什么气氛。去年下半年我经历了一段比较严重的腰肌劳损时期,每天扶着腰哼哼唧唧,后来有所好转,但转变成了髂腰肌容易疲劳的慢性状态,这不服老是不行。10月底之后,我终于下决心挑战自我尝试了之前一直不敢尝试的《只狼》和《黑暗之魂3》,玩完后对魂系列游戏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变(请允许我再说一遍《黑暗之魂3》太好玩了)。似乎网络上每天也在吵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记不住,懒得理。

就是这样,一方面理性去数的话可以数出大大小小一大堆的事情,但另一方面,此时的我如同一具不为所动的空壳,时代的风从一侧吹进我的身体打了个转,又从另一侧吹了出去。似乎自从疫情爆发起,我的一部分就一直没有找回来。但内在原因呢?更为本质的原因是什么?

我努力地集中精神思考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更本质的原因或许是内心深处绵绵不绝的烦躁和不安。

烦躁和不安又来自于很多方面。它由各种突发事件和频频被打乱的生活节奏所导致,由肉体和精神上的疲惫所导致,由现如今浑浊的网络风气所导致,由混乱的信息流所导致,由对各种事情无能为力的遗憾所导致。

大的事情大家都共同经历,就说两句不那么大的烦人事吧,实在也是不吐不快。

如今的网络环境在经过几年的酝酿以后,终于成功发展为了群魔乱舞。每天都在吵,每个话题都在吵,没有可吵的也能无中生有造出两派来吵。每当我过了几天与世无争的安稳日子,心平气和地打开新浪微博一看,映入眼帘的必是一些新的看不懂的撕逼,由于实在太过傻逼,我甚至连瓜都懒得吃。但最可怕的是,如今的撕逼对验成分、贴标签的运用实在是太熟练了,煽动民族仇恨、挑起性别对立等大帽扣得一个比一个狠,政治一个比一个正确,举报两字天天既挂在口边又付诸行动,道德制高点都快没地站了。一个个把自己包装得大义凛然,仿佛自己手里握着尚方宝剑一般得意洋洋,唯独没有想过这些并非也不该成为党同伐异的工具。我诧异吗?我不诧异,我早就料到了这一天的存在,如今的一切都是当初养蛊的恶果。但现在看到网络上的年轻人天天陷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边仇恨一边狂欢,还是不由自主地感觉到恐惧甚至可悲。现在回头看当年的文革,那会觉得那段时期很荒唐,离我们很遥远吗?

网络上另一件让我感觉到恐惧的事情就是现在信息的矛盾与冲突,就简称为“信息战”吧,我觉得将其称之为战争完全不夸张。其实之前也是如此,但新冠疫情这百年难遇的大事将这种撕裂感彰显到了极致;而自新冠之后,任何政治或者社会事件似乎都是如此,媒体可以将其可以毫无违和地说成黑的,也可以毫无违和地说成白的,哪一方面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似乎都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墙内墙外仿佛输出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虽说我从理论上早知信息加工的可怕,但没有想过如今竟已然到了无时无刻不包围在这种割裂感的境况。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究竟什么才是真相呢?我们根本连事实如何都无从确立,即便自己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并且媒体的性质确定了其本身就是立场先行——感谢我自己学过了传播学概论——因此这个问题思考到最后,答案是唯一且非常讽刺的:我们只能相信自己主观所相信的。正因如此,分别相信着信息战两方的人永远不可能达成一致,且只会固执地在自己所相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接受的那个媒体描述出的世界越来越根深蒂固。而这一切又是谁的错呢?不知道,想不明白,我只是一粒在时代浪潮中漂浮的尘埃,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

我从前之成为我的一部分确实找不见了,构成了与之前的我稍微有所不同的另一个我,“我”这个人的精神内核似乎更加虚无和倦怠了一些。我既失去了深入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深入思考的事实根基,我的头脑非常地困惑且疲惫。作为结果,我愈发山中不知岁月,在几个人的Mastodon小实例中活得风平浪静,倒是实现了去年此时所期冀的,减少对SNS的依赖,基本上小圈子自娱自乐地过了一年,感觉未来如果用Leancloud之类的存储服务在自己的博客上挂一个个人“微博”也一样能活。

我心知肚明,在当前所烦扰我的,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无所谓的杂音,转瞬即逝、破裂后便连痕迹都不会留下的泡沫,避免了在这些事情上劳心费力是一件好事,不过是否有坏处呢?是否会让我变成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异类,或者滑向完全的虚无主义呢?如同其他的很多事情一样,我对此同样一无所知。

不管怎样,现在又到了一年的末尾,我在对着电脑枯坐的此时,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鞭炮声也飘到了耳朵里。在希望祝愿的时候,还是应当衷心祝愿。希望无论是整个大环境,还是我自己以及每一个个体,在新的一年里都能比过去一年过得更好。人只要继续向前活着,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变化,有些只是迎来预期的结果,还有些自己也无法预料,我也不知我这粒尘埃在新的一年又会飘向何方,这实在无可奈何。大概这就是人生吧,人生就像手柄党扔出的沸腾混沌,你永远不知道这一次扔出去会落在什么地方。总之就像普通人一样,普通地努力生活,普通地喜怒哀乐,普通地盼着些好,总是不会错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