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2018年的最后几天,看到很多人都po出了自己一年以来的总结,工作上也开始纷纷要求大家提交自己的年终总结了。但我自己却不喜欢在一年的最后去做一个总结。

我并非不爱做总结,但我不喜欢在每一年的年底总结自己的过去一年。原因是我对“元旦”这个日子并没有什么新年的实感——理智上我明白这是上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但由于我国几千年来的传统都是在农历除夕那一天才正正经经地辞旧迎新,元旦这三天假放完以后,大家还得灰溜溜地继续回去做上一年没做完的工作或者去完成期末考试,尴尬得很,完全没有“一个阶段的结束”这种感觉。看到一些人确实是在发自真心地把这一天当做“新年”来庆祝,我其实是感觉到有些惊异的。

阅读全文 »

在建起这个blog一个月零八天后,终于正式购买了一个自己的域名,不再用github的域名了。

这事就算是放在两个月前想想,我都会觉得太神奇了,我居然有朝一日会去买网站的域名——话说回来,搭个人博客这事本身就十分神奇了。结果我鼓捣鼓捣居然就把这个博客鼓捣了起来,鼓捣完以后信心爆棚,就开始认真地考虑买一个域名了。然后一搜之下,才知道不是所有域名后缀都是想象中那么贵的,一些域名后缀费用算得上平易近人,也成为了很多个人博客主的选择。

阅读全文 »

最近的一些事情让我深深感觉到做人一定要了解一点法律知识,用自己想当然的想法去理解一些案件,很多时候是会出问题的,法律人士的思维逻辑与普通老百姓存在相当大的差别。所以就去搜索了一下法律人士经常使用的几个网站整理在下面,当然我是外行人,也并不太清楚这些网站的权威性如何,又或者有没有我漏掉的东西,只能尽力而为了。

自然,隔行如隔山这话总是不假,不过对于我不熟悉的东西,还是希望能够尽力懂得一些粗浅的知识,使得今后再遇到我乍一看匪夷所思的案件时,不再用我懵懂的、外行的“常识”来武断地判断是非,而去尝试思考这背后更本质的原因与问题所在。

阅读全文 »

那是前天晚上的事情了。我同之前几天一样,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地肝着《影子战术:将军之刃》游戏。我妈喊我倒杯水,于是起身倒了一杯,水有点热,就随手放在键盘前一边继续玩一边拿起来喝一口。

然后不经意间一抬手就把杯子碰倒了,一整杯水都泼在了键盘上,屏幕顿时黑了,声音也戛然而止。一片吓人的寂静中,电脑开始缓缓地说道:“讲述人。正在启动讲述人……”

阅读全文 »

上YouTube看订阅频道新出的视频时,发现Evanescence官方频道发了三个去年Synthesis Live的视频来推销这个DVD。我不想在我自己的blog里撒谎,看完以后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

Evanescence是我最喜欢的摇滚/金属团之一(关于他们的风格一直有争议)。主唱Amy Lee有着无可挑剔的好声音,饱满而有穿透力,真假音切换自如,爆发力极强,令人羡慕。她不能算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美人,但有着一种奇异的魅惑和灵性,宛如坠入黑暗的精灵。很美。

阅读全文 »

这周去看了两个越剧的现场演出,一个是新编历史剧《荣华梦》,一个是经典尹派剧目《何文秀》。

越剧作为我国第二大戏曲剧种,与京剧一南一北,风格也迥然不同。京剧大多金戈铁马、气势恢宏,曲调铿锵有力,扮相浓墨重彩辉煌华丽。越剧则颇有小家碧玉的秀气,曲调柔和婉转,服饰也是朴素秀雅,用吴侬软语悠悠地唱着才子佳人的故事,非常地诗情画意。也正因如此,京剧男人唱出来好听,越剧则是女人唱出来秀丽,虽然当年周恩来总理曾下令培养过越剧男演员,但这个剧种确实不太适合男演员唱,至今越剧仍是以女演员为主的剧目。

阅读全文 »

感觉NexT主题本身已经很好看了,简洁即为美。因此自己的blog应该基本不会再做美化,只做功能上的完善。

阅读全文 »

于是就在2018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又重新用起了博客,并且是自己搭建的博客……虽然是一脸懵逼紧抱教程大腿搭起来的。打算先等一波域名打折,blog就暂且挂在GitHub上。

不用正经的blog也有很多年了,大概从上大学起就没有用过了。十余年前还是blog风行的时候,会在各种博客平台上写着自己的流水账,会在友情链接里挂上很多小伙伴的blog地址,还会有不认识的陌生人开着手机流量(当年流量还是很少的)看我的博文然后留下友善的评论。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