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意识到我在现实生活的表现与我的喜好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矛盾。

例如我现实中是一个理性为主导的人,而听音乐却喜欢听金属这种强烈宣泄情绪的载体。

例如我平时喜欢拍花,拍点自然风景,而《Witness》这样公认画面美的游戏,我甚至只玩了半个小时就忍不住申请退款了。

例如我生活中温和善良(应该不是自夸),而我喜欢的反派数不胜数,越扭曲越好。

又例如,假如世界上真的存在圣殿骑士和兄弟会,那我一定二话不说加入圣殿,而玩《刺客信条》的时候,像《叛变》这样圣殿杀刺客的剧情,我甚至看一眼都要生气。

并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我,没有意识过,也没有刻意为之,但确实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实中怎样,喜好就会反过来,非常精准。

如果说为什么的话,大概也能想出一些。我归根结底是一个务实的人,感性只能传达情绪,而理性可以解决问题。可以说我现在的一套思维与行事,基本上是以解决问题,亦或者让这个世界更好为出发点铸就的。我原本并不是一个理性的人,事实上恰恰相反。是后天有意识地将自己引导向了理性的方向。

而我对于虚幻事物的爱好——虚幻事物往往有着强化某种主题及简化或忽略一些现实考虑,亦不会造成实质伤害的特点——或许正是对现实的一种宣泄渠道,如果始终以一种冷静的、平和的、美好的态度生活,精神上是承受不住的。——虽然说我在听金属什么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就只是觉得喜欢而已。

需要说明的是,我在现实中的一言一行都是发自内心的,并没有不满,也没有强迫自己怎样去做,但就是这样同样发自内心的两种截然对立的事物同时存在着,想想也是很有趣。我一定是一个非常平衡的人了,就连灭霸(复仇者联盟电影限定)见了都会欣赏的那种……好吧,不太确定灭霸会不会欣赏我。

我想人可能确实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生命体,善与恶、喜与悲,种种对立在脑海中时时纠缠。若说道理,那么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什么是好的,但却做不到像永动机一样源源不断地维持着好的一面,必须有其对立面相平衡。

比如说现在人们心里抗拒官媒渲染出来的“正能量”社会,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多讨厌正能量,而是因为只允许正能量存在,而负能量却被扼杀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再积极乐观的人也有沮丧的时候,而这沮丧情绪无处宣泄,只能一边堵在心里一边一味接收着正能量,这样持久光明的“正能量”只是虚伪,并不是真实的人性。

如果不知哀伤,恒久的快乐还是快乐吗?如果不知绝望,会珍惜希望吗?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魔法少女小圆》的设定其实还是蛮有寓意的。魔法少女使用魔法消灭魔女,而在使用魔法的过程中,她们的灵魂石也会渐渐浑浊。消灭世界所有悲伤的圆环之理,其名为“救济的魔女”。虚渊玄或许真的是爱的战士。

另一方面,很多从事喜剧创作,或者更广义地说,为别人带来快乐的人,事实上都被曝出曾患上抑郁症,从卓别林、憨豆先生,到曹云金、王自健等等,都有受过抑郁症的折磨。也有人这样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将快乐带给了别人,便是牺牲了自己的快乐,快乐越甚,则悲戚越甚。

因此我觉得,从别人那里获得了快乐应当是心怀感激的,即便是自己付出了金钱——用有价之物换来了无价之物,怎么想都是很宝贵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