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之物

上YouTube看订阅频道新出的视频时,发现Evanescence官方频道发了三个去年Synthesis Live的视频来推销这个DVD。我不想在我自己的blog里撒谎,看完以后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

Evanescence是我最喜欢的摇滚/金属团之一(关于他们的风格一直有争议)。主唱Amy Lee有着无可挑剔的好声音,饱满而有穿透力,真假音切换自如,爆发力极强,令人羡慕。她不能算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美人,但有着一种奇异的魅惑和灵性,宛如坠入黑暗的精灵。很美。

而沉寂几年后再度复出的Amy已经是一个小女孩的母亲了,身材明显发福臃肿,声音与以前相比沉闷了许多,高音只能靠假声上去——这是我看完这3个Live视频的感受。可能这么说有点过分,在很多人耳里她的唱功并没有如何退化,但作为一个默默听了多年的粉还是感觉有着极大的落差,并且这种变化让我感觉相当难过,我开始意识到她最美好的时代已经悄然过去。

确实从听《Imperfection》时就能感觉到她已经变了许多。歌曲中那种诡秘妖艳的哥特感觉几乎荡然无存,风格有了巨大的变化,甚至温暖到可以写出“I wanna lift you up into the light that you deserve”这种歌词来了。无疑,结婚生子的人生经历改变了她,可这也意味着之前令许多人着迷的特点就此丧失。从一个歌迷的立场来说,我无比怀念着她从前的歌,那种一闭眼就能看到她画着浓郁的哥特妆,眼角一抹妖艳的红,一身盛装在暗夜中徘徊独行,如末日般纵声歌唱的样子。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她一直没有结婚生子就好了,她就能长久地保持着这样的美丽。因为这种事情就折断双翼,渐渐碌碌而泯然,想想真是太难过,太不甘心了。

可我又有什么资格这么想呢?Amy常年忍受着心理疾病的折磨,每一个迸发的灵感与激情都源于内心深处的痛与渴望,她能被自己的心理医师和丈夫治愈最终获得平凡的幸福,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诚然放眼古今中外,苦难都是艺术的源泉,可是谁又能为了艺术忍心让别人承受痛苦呢?

一边是不甘一边是不忍,最终也只能感慨,美好之物是稍纵即逝的奇迹,会同所有事物一样随着时间缓慢而无可奈何地流走,期待它的永恒终究是不现实的吧。

又想到另一个我最喜欢的金属团之一的Nightwish,Tarja时代的经典旋律还在耳畔萦绕,可是她05年便走了。接任的主唱Anette风格与Tarja有着天壤之别,乐队风格一度向着流行大步前进,但也萌生了很多好听的音乐——而她离队也有6年了。现在的Floor可以算是万金油选手,Tarja和Anette以前的歌曲都能驾驭,却也实在没太多亮点,Nightwish的新专辑听了也没有太多感觉。也许也并不是专辑做得平庸,只是触动我心弦的声音已经过去了。

而Tarja单飞之后也出过几张专辑,不能说没有喜欢的歌曲,只是Nightwish将她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现在她踽踽独行,那些歌委实没有那么适合她,名气终是大不如前。每每听着《I Walk Alone》和《Bye Bye Beautiful》,回忆着Nightwish早年那些歌曲,都情难自抑地感到无比惋惜,惋惜这样一个完美的组合最后竟不欢而散,惋惜我最后竟连他们有朝一日再一起歌唱一次的美梦也不敢做了。

放眼望去,近年来也没有出过什么惊艳的新金属团,翻来覆去听着的依旧是从多年前传来的声音,听到每一首歌都能流畅地唱出来。我当时第一次听到金属乐的时候,能意识到我是何等地幸福吗?我能更加地珍惜它们吗?

愈来愈不知所言,便以Evanescence的《Sweet Sacrifice》作结吧。这是我听的第一首Evanescence的歌,那时《The Open Door》刚发行不久,我点开Evanescence的官方网站,趴在首页听完了这一首歌,从此成为了粉。这个世界啊,就连“回忆”这种事情也是如此伤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