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潮期

我已经有一个半月没正经写篇博文了我知道,表面上似乎是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写,但本质原因大概还是提不起劲,没有表达的欲望。这里指的是想认真表达一些什么东西的心情,虽然每天都在SNS上嘻嘻哈哈,然而一旦试图认真地说些什么,顿时感觉十分地疲惫,无话可说。其实blog这种东西算是一种相当保守的平台,约莫相当于自己和自己对话了。但我连这样的表达欲望都没有。

我应该早些对这种状态有所觉察的,可惜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地觉得似乎想不出有什么可写。

三月以来一直存在的另一个问题还有身体上的不适。先开始是鼻咽炎,鼻咽炎好了是颞颌关节炎,颞颌关节炎好了膝盖又开始疼,歇了几天缓过来膝盖以后,又开始被根尖周炎折磨。单看每一个都不是多么严重的毛病,但是好了一个就来另一个,一直被各种不适折腾着,现在也还没有结束。

再然后,对,大概还有换季时期较大的气压和温度变化的影响,加之生理期情绪的不稳定,种种因素加起来,就在前两天的时候绝望情绪突然爆发了。直接诱因是对自己的能力和生活方式失去信心,但即使是丧也不应该是当时那样的程度。虽然时间很短暂且完全没有付诸实施的打算,但当时确实清晰地闪过了“活着干什么呢”的念头。

好在那时我的理性已经开始觉得这不太对。而清楚地意识到这十分不对的那一刻,说来也是好笑,是我在打FGO空境活动的停车场时,听着那听过了千八百遍的熟悉的BGM,之前只是觉得很优美,那时却没来由地觉得十分悲伤。理性意识到这一点后,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清楚地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不正常的。

这样的状态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过了。自从当年慢慢调养过来了轻度抑郁的状态后,一直是坚持走路上下班,每天保证轻度的运动量和阳光照射,饮食清淡,生活稳定,可以说除了睡眠不太规律以外各种生活方式都非常平稳祥和,情绪上一直以来也没有太大的波动。这样的生活状态一直没有变化,没道理突然情绪失控,这种久违的十分熟悉的抑郁感让我担心,毕竟春季也是抑郁症的高发季节。

好在我的理性能意识到这一点,就说明我现在问题不大,还有得救。但单单意识到这一点并不会有任何帮助。心理上的症状其实确实与感冒发烧等等非常相似,感冒发烧的时候你当然希望自己不要生病了,但身体并不允许。心理上的问题也是,就算自己希望自己开心一点,客观上也是做不到的,会有一种无力感。因为人类是一种生物,即便是心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会违背生物常识。不快乐是因为体内相关的激素分泌不够,多巴胺分泌得多,那么就一定会比分泌得少时更加快乐。

我觉得人类啊,真的不需要太把自己的情绪当回事。你以为这是你自己的情绪,但它可能只是你体内激素的情绪,或者是肠道菌群的情绪,之前与微生物相关的科研经历让我更加相信人的生物特征。

那么既然如此就自救呗,激素分泌得少,那就想办法提高一下激素的分泌和吸收水平,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保证充足的休息,以及出去运动。上周六的时候,作为一个自救的尝试,装上了封印已久的爱死小白兔(之所以封印已久还是因为太重了……),拿上单反徒步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拍花卉,然后再徒步走回家,手机计步器显示一共是走了12.5公里。虽然是个肥宅,好在由于平时走路上下班,一口气走这么多路还是扛得住的。

这个过程实在说不上有多美好,当天气温只有13度还刮着4-5级的西北风,生理期期间被吹了个透心凉,公园里大部分的花也还没有开放,看来看去也只有迎春、连翘、玉兰以及那几种蔷薇科,光秃秃的。但回来歇了一会以后,我真的由衷地觉得开心多了。

所以说生命在于运动,虽然我也只是个肥宅,但生命真的在于运动。

另一方面对SNS的使用频率比平时稍微更高了一点,这也是一个有意识去做的行为,刻意去维持自己说话的习惯,并保持和他人的接触,总之不能让自己一个人有郁郁寡欢多愁善感的机会,这样就糟糕了。

并不清楚我的这些自救方式起到了多大的效果,但这几天我确实感觉一天比一天更好了一些,应该也是本来情况就不严重的缘故。今天甚至感觉自己恢复了一点表达欲望,于是就来挣扎着写一篇博文。

由于全过程可以说都抱持着清醒的理智,因此也有了一些有趣的感触。心态的不同,对同一事物的观点确实会有很大的差别。例如现在正在折磨我的根尖周炎,刚开始发现的时候由于心态正是最差的阶段,整个人都是绝望的,满脑子只有“我究竟做错啥了这么倒霉简直不想活了”的想法。现在就好得多了,大约变成了“还能咋办,赶快治呗,不治等最后拔牙是咋的”这样子。

情绪和健康是会相互影响的。希望自己的情绪能尽快恢复回来,也希望自己这疼那疼的各种问题可以就此停了吧。建立这个blog的时候,其实默默地给自己下了一个一周左右更新一篇博文的目标,当然实际上坚持得一点也不好。我想还是要尽量坚持下去,就算没话也要想些话出来说。强迫自己去想些话来说,或许日常生活中就能有意识地去观察和感触生活了。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保持身体和心理的健康,尤其是换季时期,更要多加注意一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