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根尖周炎经历

我在上一篇博文中提到正在被根尖周炎折腾,现在就来具体说一说这个让我的人生更加完整的根尖周炎经历。

首先先介绍一下故事的主角,分别是右上方第五颗牙和第六颗牙,下面分别简称为5和6。它们的背景情况是这样的。

  • 5:和相邻的第四颗牙有着多年的侧龋,当年看比较严重了想去补上,结果那名垃圾牙医连片子都不拍一张,只看了一下外表(因为是侧龋,都蛀在里面,外面看上去比较好)就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侧龋补起来比较难,死活也不肯给我补。后来去英国留学期间两牙开始神经疼,疼到只能吃止疼片睡觉,不然根本睡不了。当时也去了医院,结果公费医疗的医生嘛,根本不会给人认真看病,也就看了一眼给我开了几片消炎药就打发了。好不容易撑到回国,赶紧去找牙医(这名牙医后来成为了我固定去看的牙医),他终于看出来我的侧龋已经十分接近牙髓了,保守起见先将两颗牙用了嵌体填补,如果一直刺激神经再做根管治疗。后来第四颗牙同我相安无事,而5频频感受到冷热刺激,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又去做了根管治疗,这大概是去年5月的事。
  • 6:十几年前在另一家诊所正畸,因为情况比较复杂,来来回回做了很多年,做完都从初中上到大学了。当时正畸技术不太发达,都是用贴片的方式,后面槽牙(就是这颗6)还需要粘上铁环固定铁丝。在这来来回回拆环戴环的过程中6开始有了龋齿,而给我贴片的牙医居然看到了也没有吱过一声,就带着这个龋齿继续给我粘环,直到最后牙体被蛀掉了一块,铁环都粘不上了,这才说这颗牙有了龋齿,找诊所另外的牙医给我补上了。虽然这过程令人十分生气,但6自补好之后既没有掉填充物也没有疼过,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管过它。

然后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了。进入春季后天干物燥,我有点上火,在上上周的时候感觉到5咬合痛,还有一点浮起感。当时我以为只是上火引起的,以前上火的时候这颗牙也会有点感觉,过几天就慢慢消失了,于是这一次也没有在意。怪我对牙还是不了解,做过根管治疗的牙连神经都没了,怎么还会因为上火而疼呢。

于是就这样放任它疼了一周左右,后来果然感觉没那么疼了,但是又咬了几下牙之后,发现疼的部位转移到了牙根处。第二天一早起来,又发现牙根也不怎么疼了,但是在6的牙床上鼓起了一个脓包,每一咬牙就感觉那个脓包有胀胀的感觉。我就算再自欺欺人也明白这肯定是出问题了,上网搜索了一下这个症状,发现是根尖周炎。

根尖周炎是一种十分恶心的病症,不能自愈,并且出现病变的牙也保不住了,至少根管治疗起步,严重的还要做根尖切除或者拔牙。总之是需要尽快治疗的一种病症,不治的话会越拖越严重,并且还会传染邻牙,最后几颗牙都留不住。

当时搜索出这个结论以后,正好那时心态也比较差,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不想去面对这个现实。另一方面也有点好奇心理,想看看这个病是不是当真不能自愈,在这样的心情下度过了两天,结果不用说了,用实践验证了真理,那个脓包越肿越大。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去约牙医,在4月1日的那天去就诊。

那天就诊的过程也比较曲折。牙医先给我的5和6拍了一个小片,片子上根本看不出什么,5的根管看上去很好,叩诊4、5、6这几颗牙也没有明显的痛感。只好又给我的整个牙齿拍了个大片,这回终于在5的牙根远中面(远离门牙的那一面为远中,反之叫近中)上看到了一片阴影,确定是根尖周炎了。牙医说根尖周炎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打开牙髓,让脓液顺着根管自行流出,第二种则是做根尖切除术,隔开牙根清除掉病灶。后者的治疗会比较彻底,不过就完全是一个手术了,并且会切除掉一部分的牙根。

当时在微信上同牙医叙述病情的时候,他提到过可能要做一个根尖切除术,我又按捺不住好奇去搜索,结果成功被血淋淋的照片震撼到了。估计我当时的表情看上去很害怕(确实也挺害怕的),牙医先采用了第一种治疗方法,说观察一下是否有效,如果不行再做根尖切除。

由于5已经做了根管治疗,免去了杀神经的步骤,于是直接钻开了牙冠,清除掉里面的填充物,从根管内部打通牙根。由于我的牙根有点弯,这番过程也费了好大劲,按照牙医的话说就是“比种一颗牙还累”。打通以后就让这颗牙的根管开着,只塞了棉花做填充,说看看脓液能不能成功顺着根管排出来。如果成功就进行下一步,失败的话就转为做根尖切除术。

于是我就带着一种“得到了治疗”的心理安慰回去了,然而好景不长,当天晚上那颗牙就又开始发炎,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那个脓包岂止是没小,反而变得更鼓了,一按还很疼。

关于这名牙医,还有一点要交代的是他们的诊所在北京有好几个分诊所,他一直在几个诊所之间来回跑。最近在平谷又新开了一个分诊所,为了建设这个新开的诊所,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平谷,只有少半时间会在我去的那间,在的时候也一直很忙碌,所以治疗要很大程度上考虑他的时间。他4月2日的时候会再停留一天,再见面就只能等到4月9日了。因此4月1日治完牙后,他的安排是让我在清明节左右先来这里请其他牙医帮我把牙冠先临时填充上,等他回来后再继续做下一步。但如果无法通过根管排脓,那就等到他4月9日回来做根尖切除术。

于是4月2日那天,我一整天就摸着那个越来越鼓的脓包忐忑不安,一方面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正常的,未来两天这个包还有没有消下去的可能,另一方面又担心我这个情况还能不能等到4月9日,会不会把我其它的牙也弄坏了。虽然几个小时之后我就明白那时想这个问题已经晚了。

这样忐忑到下午4点多,牙医主动联系了我,问我现在情况如何。我说感觉不太好,那个脓包越来越鼓了。牙医当时就说不然就切了吧,让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行吧那就切吧,虽然是血淋淋了一些,但好歹是自己的牙,不管怎样凑合过吧还能离是咋的。

当时已经接近下午5点了,从这里坐地铁过去要一个多小时,时间紧迫,并且马上就要到下班高峰期了。我根本没有什么犹豫的时间,收拾上东西赶紧走了,甚至都来不及为我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遭遇感到心痛。一路连跑带奔赶到了诊所,还被牙医夸了一句来得真快。他之前是在我上班地点附近的诊所,知道过来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我也是当时在那个附近诊所看牙才认识了这名牙医。后来他没有再去过那间诊所,我只好也跟着每次跑一个多小时。

诊所6点半下班,来不及说什么废话,我直接熟门熟路躺上病床,他看了一下那个脓包,说确实是更严重了,然后就直接做起了做根尖切除术的准备,一边准备一边还不忘安慰我说不要害怕不疼的。

这句话是纯粹的谎言,根本疼得要命。虽说确实是在手术前打了麻药,但是做着做着那种掏开牙根的疼痛感连麻药都抵挡不住,需要靠意志力扛着那种火辣辣的疼。并且随着牙根越挖越深还要继续麻醉,手术过程中补了好几针的麻药,这还是在我用意志扛了一部分疼痛的情况下。

这个手术的复杂程度也超出了原先的想象。因为原先只是拍了片子,并不是很清楚牙根具体情况是怎样的,牙医在打开牙根以后整个人都惊讶了,一边去除里面坏死的脓液和肉芽组织一边越来越惊讶,做到一半又跑去对着牙片琢磨了半天。然后他对我说,不光是5的牙根发炎了,6的近中部分也坏了一片,并且程度非常严重,骨头被腐蚀了一个大洞出来。后来在微信里复述这个情况的时候,他用的句子是“5的远中和6的近中,完全没有骨”。他说严重到这种程度很少见,估计发炎至少有半年以上了,而我之前居然都没有明显的疼痛感。

牙医猜测说,可能最先是6的牙根发炎了,后来又传染给了5,而不是由5传染给了6。6可能早就已经是颗死髓牙了,直接钻开做根管治疗估计也不会有感觉,但是现在骨头都已经缺了一片,就先不做根管,治好后观察一下是否还会再发炎。这个推断实在是出乎我意料之外,6的龋齿应该还远远不到牙髓能坏死的程度,一直以来也没有痛感,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悄悄变成一颗死髓牙的。牙这个东西简直让人费解。

(当然也不排除他不想承认是由5导致的问题就是了,毕竟5的根管是他亲手做的。)

所以最后一共是切除了5和6两颗牙的牙根,我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两个小时。而我只需要躺平了担惊受怕,做手术的牙医显然比我要累得多,变成了“比种牙还要累上好几倍”的程度。

做手术的过程中,牙医还用不同的语言表达了好几遍“想让你看看牙根但是担心你害怕”的意思,我寻思着这根本就是在拼命暗示我看一眼啊,反正做都做完了,之前也看了照片了,有多血淋淋自己心里有数,看吧。然后他就给我拿了一面镜子,由于5和6的牙根都在侧面,看不清楚究竟是有多大一个洞,还用探头伸进去给我演示了一下。真的是非常大非常深的一个洞了。

手术全程一边帮手的助理牙医一直在拿导管吸走流出来的血,做完手术以后牙医白大褂袖子上斑斑点点的全是血迹,我的脸上和衣服上也都是血,起身之前助理牙医还特地帮我把脸上的血擦干净了,不然出门应该会吓到人。在做手术之前,牙医还特地让我把自己的眼镜摘了换了一个红色的护目镜,原话是“免得血到时候溅得……”好吧,虽然这句话没有说完,但是我懂了。

还没走出诊所大门伤口处已经疼得有些难以忍受了,虽然麻药的效果其实还残留着一部分。牙医给了我一个冰袋让我敷上,又给了我两片止疼片、3天的阿莫西林胶囊,嘱咐了一些接下来几天要注意的事项。走出诊所的时候已经是7点半了,几名医生和助理为了我加班了一个小时,真的是非常辛苦。

而我也凄凄惨惨地一边举着冰袋敷在脸上一边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回家,伤口的地方实在很疼,里面还有一个空荡荡的窟窿,不拿冰袋敷着实在有些受不了。过安检的时候地铁工作人员还朝我瞅了两眼,好在他们还是通情达理的,没有拦住我去扫一下手上的冰袋。一晚上没有吃任何东西,本来我妈还在家里为我煮了稀粥,但是这种疼痛程度让人连饿的感觉都没有了,最后也没有去喝。

回到家以后不久麻药的效力过去,伤口终于达到了100%的疼痛程度,真的是疼得让人抓狂,比拔牙要疼得多得多了,连同颧骨也在一起疼,只好不停刷SNS做些跟咲夜酱斗斗嘴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感谢他为我带来了一点微小的快乐)。临到睡觉前吃了一片止疼药希望别疼到连睡都睡不了,然而吃完以后其实也没多大效果,最后疼着疼着也就睡着了。

可喜的是第二天起来后就基本不会自发地疼了,虽然还是一点也不能碰。半边脸微微有些肿,也还可以接受,还能见人,伤口没有发炎的迹象,一切正常。接下来就是每天按时吃抗生素,希望能平稳地度过伤口愈合的这几天,不要再感染发炎了。

之后还要再去一次,把缝的线拆掉。伤口里面那个大洞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慢慢重新长出来,希望能长得平整一些,不然那两颗牙可能还会有后续的种种问题。当时做完手术后牙医也跟我说,最坏的情况就是拔掉这两颗牙再重新种牙,“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不过还是需要把最坏的情况告诉你”。这牙医什么都好,唯独这种用温柔的语气笑眯眯地说着可怕的话的样子,看上去着实有点黑。

6也是一个隐患,希望它从此以后能好好地待在那里,不要再整根尖周炎这种幺蛾子了,我真的有点承受不住。

那么暂且便记到这里吧,后面的情况来日再在这里更新。希望将来要补充的事情不用很多,目前的经历已经足够峰回路转了,并不需要再继续丰富我的人生了。


2019年4月29日更新

这牙果然还要继续给我整点事情出来,不过目前看来还好,还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4月9日的时候去牙医处给伤口拆线,拆线时牙医看了伤口愈合的情况,当时便说其它地方已经长上了,但还有一处还没有长好。4月11日的时候,发现没有长好的那块出现了一个洞,从洞里在缓缓向外渗血,还在隐隐作痛,吓得我赶紧上微信向牙医求助。牙医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牙医,淡定得很,说出血出得不厉害就不用管它,多用漱口水漱漱口。

我这个人就是有心惊胆战胡思乱想的毛病,后面两天时时担心那个洞,反而觉得血稍微出得更多了点,用漱口水漱口的时候也是疼的。不过过了几天以后,那个洞似乎果真是长上了,嘴里没有再尝出什么血味来。但那个洞至今为止也依旧是个深坑,并且边上还莫名其妙突出了个疙瘩,总之是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安安稳稳地长平。回忆一下的话,这个洞差不多就是之前长出脓包的位置。

于是今天的时候,差不多也过了一个月,又去找牙医复查。牙医看了一下那个坑,说凹进去的原因果然是那里还是没有长出骨头,后面也不好说能不能长出来,有可能便一直是这样一个坑了。但是伤口确实是已经愈合了,只要后面别牙疼就没有问题。至于边上凸出的那个小疙瘩,牙医说也没有什么事,就像是平常伤口愈合后凸出的疤痕,后面也会慢慢平复的。

嗯,宝贵的人生经历不能浪费,借此机会又丰富了一些没有什么卵用的对牙的经验,挺好挺好。

最后又给牙拍了个大片,从片子上还是能清楚地看到缺失的一大块骨头轮廓,还能看到5那颗牙的牙根被齐齐地切了一块,切过之后填充物已经完全塞住了牙根,理论上应该不会再发炎了,但6依然是个隐患。缺失的骨头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在长了,牙医说等半年之后再来拍个片子复查一次。

因此如果中间没有再出什么状况的话,这篇博文就是等到10月的时候再更新了。希望会有好消息吧。

0%